─想像在大會場辦Live的景象而製作專輯的同時,[Alexandros]也興致勃勃地想在英國、美國或亞洲各國舉辦Live,將勢力擴張到海外對吧?
川上:雖然我們從以前開始就一直想到國外,不過走出日本真正的動機是因為沒看過成為世界第一的藝術家,而且影響我的是美國和英國的音樂,小時候也在敘利亞待過一段時間,因此自然而然地想將我們的音樂傳遞到海外。為達目的理所當然地必須要有演奏的技術和氣勢,不過也必須要磨練出更好的品味。說到底音樂的領頭羊是英國和美國,如果想要在國外大放異彩,那就必須做出更新的東西。相較之下現在的日本才開始有國外最流行的音樂,似乎晚了別人兩三年。


─在國外最流行並不代表在日本也是最流行的,國外和日本存在著雙重標準,在這樣的前提之下想做出滿足雙方的標準的音樂非常困難。
川上:因此為了培養出在國外也適用的品味,或許在摸索的期間必須一邊在當地生活一邊做音樂吧。雖然非常困難,不過實際在國外辦Live之後,我覺得比起西洋風格的曲子,用日本小孩喜歡的日系風格、日文歌詞比較容易被接受。『[Alexandros]的曲子有著纖細的旋律,快節奏的部分非常棒,是其他音樂所沒有的』,在國外聽到大家這麼說就連我們自己也被嚇到了,原來對國外而言我們的音樂在這部分佔有優勢。基於這樣的經驗,這次的專輯雖然也有針對國外而做的曲子,不過大部分還是以日本為舞台,不再猶豫是否該表現出日本應有風格,這件事情連我們都覺得很新鮮。
─現在正準備七月的第二次武道館公演,今後樂團的目標是?

川上:在地下樂團的時期,一開始誰也不會注意到我們,因為出道時沒有華麗的作品來襯托,為了吸引大家的目光,我們除了不斷地重複喊著『想成為第一名!』,也將Live的重點擺在氣勢上。現在回想起來雖然當時那麼做很好,但如今也在武道館辦了Live,終於讓大家注意到我們,因此為了讓更多人認識,必須更重視音樂本身的內涵,把本質向上提升。
─也就是說對樂團而言想更加成長、成熟。
川上:考慮到音樂祭的規模,喜歡日搖的人大概有5萬左右,為了讓更多人聽到我們的音樂,就要追求容易傳遞的方式。而這個方式並非迎合周遭的人,而是竭盡所能地將我們覺得好的音樂推廣出去。有很多搖滾樂團都嘗試過這樣的課題,不過我們並不只是搖滾,也同時熱愛Pop音樂。前幾天也和でんぱ組.inc、仮面女子,三團一同在台灣出席活動(笑)。因此我們不想畫地自限,而是想做出符合我們風格的東西。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