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談翻譯-BIGMAMA金井政人「The Vanishing Bride」(3)

─四月開始專輯的巡演也要開始了,會是一場怎樣的巡演呢?希望能在目前能透露的範圍內和我們分享。

雖然有連同曲子而描繪的景色,不過「Flameout」、「Frozen Diamond~漂う宝石~」這兩首曲子是我們決定做出「強而有力的曲子」而誕生的,因此吉他手柿沼的意象特別強烈。

─原來如此。

金井:我們在Livehouse針對做出戲劇張力的部分、眼睛可見情緒高漲的部分,將他活用到最大極限,因而造成兩首曲子的差異是我們之中最帥氣、最酷的。「Flameout」是速度感,Frozen Diamond~漂う宝石~」是穩重感,在這之中想做出聽眾和我們相互超越的那個瞬間而不斷摸索。回想起來「Swan Song」和「Theater of Mind」也是這樣吧。

─那四首曲子很酷,在專輯中尤其醒目呢。

金井:雖然有熱情也有吵雜,不過同樣的也想要展現出帥氣、美麗的一面。在這次的巡演中,明確的意識到那四首曲子「能製造出多少次熱血沸騰的場面」。相反地,「Sweet Dreams」和「Lovers in a Suitcase」則是不論怎樣的會場都能承受,用大範圍的聲音呈現出只有我們才能表現的效果。用古典成分稍多的「Roclassick」的形式來做,這就有如我們的讚美歌對吧。如果說接近「Rock」的是前面四首曲子,那後者就是加強管絃樂要素,比較接近古典且感覺小提琴才是主角。極端地說就是我在彈木吉他的印象,「Sweet Dreams」、「Lovers in a Suitcase」、「A KITE」或許就是在其中決定做出決勝曲時所作的吧。「A KITE」趁著正在製作的時候,追求旋律及優美的部分。這三首曲子共同以寬廣的音源做成我們自己的讚美歌。現在舉例的六首曲子都是從我們的核心誕生的曲子。相對地,「alongside」和「神様も言う通りに(要聽神明的話)」則是想著儘管情緒高漲,也能讓各種人能露出笑容而做出的曲子。剩下的曲子則是基於「沒做過所以就做吧」的方法論而產生的作品。雖然可能沒有人這麼想,但在我心中「ワンダーラスト(流浪)」是「旋律的核心對象」(笑)。

─旋律的核心對象(笑)。

金井:以那種程度的拍速並非不熟練,而是想要以機械式的方法做出違和感,這是因為想做出不一樣的東西而做成的曲子。如果想做出好的專輯,拘泥於至今的習慣是不行的,因此「Royalize」成了第一個完全將作為全部曲子代名詞的小提琴去除的作品。因為並不是將我喜歡的所有曲子都加入小提琴,而且我想這對全方位的演出者真緒(小提琴手)而言,或許能發揮所長,用鍵盤寫出好曲子。

─這次安排主題曲的效果也讓人印象深刻。

金井:序曲和插曲是音響效果般的存在,以及如何領導其它曲子的角色。之後是「Why You Refrigerate Me?」,因為在錄音時非常順利而有多餘的時間,這首曲子就是在那段期間誕生的。

─這首曲子的排序中,音韻似乎有稍做改變,可以聽出不同的情感。

金井:雖然怎樣都好的講法有點那個,但要求在編曲時將這首曲子的片段維持在一個合唱樂團,其他的「隨你所好」,結果回來的時候就變成這樣了(笑)。

─(笑)。

金井:不過我覺得即便如此也是好的發展。團員們都很自由對吧,可以開心地做音樂。突然聽了這首曲子加入前只有十三首歌的專輯,意外地讓人滿意呢。最後得第十四首曲子,雖然也有其他後補選項,但聽了「Why You Refrigerate Me?」之後,覺得這首曲子最好,因為最悠哉而且有愜意的感覺。想再次凸顯自己的本質,因而也想讓專輯本身達到愜意的感覺。作為一個搖滾樂團,要做出只有自己才做得出來的東西有很多種方法,像是雙重吉他加上強而有力的鼓及貝斯,因而我們加入了小提琴。相反地,我們再次確認搖滾樂團加入管絃樂的要素對我們而言是最好的武器,感覺BIGMAMA這個樂團可以在其中占有一席之地。這點無論在客廳、世界或是Livehouse,全部的領域都能得到答案。雖然擅自認為只要把我們喜歡的東西做出來就會有這樣的結果, 不過這也表示我們比之前都還要清楚。和ZIP-FM合作而誕生了「ワンダーラスト(流浪)」,雖然是至今為止方法論的例外,但正面看來也代表我們正處於毫不猶豫的狀態。我們抱持著喜歡音樂的心情,不論擦出怎樣的火花感覺都是好的結果。這對流不流行而言是很重要的事情,不過考慮到要做出經年累月仍有價值的音樂,即使過了五年十年還能大受歡迎,可能是自己的年紀、樂團的年紀、時機,又或者是如何與世上的音樂做區別,我覺得有很多方式都能好好地選擇出當時最適合自己的平衡點。弄清楚平衡點後我們就能游刃有餘地做後續工作,這件事情大大地鼓舞著我們,也讓樂團有好的眼界,或者說希望能趁這個感覺消失前寫出任誰都會回頭聽的「好曲子」。雖然現在還在寫歌,不過我相信那些曲子浮上檯面的那天一定會到來。

─這次的巡演是場長期抗戰,從四月開始直到十月結束,有思考過主題之類的東西嗎?

金井:我覺得有很多人支持我們的樂團。去年有在大活動擔任壓軸之類的,但感覺大家認為我們比想像中還要悶騷。最近我們覺得把想傳達的內容特地說出來一點也不好,不過如果能好好地讓對方了解自己的想法或許也不錯。然而正因為很多人覺得BIGMAMA「更能傳遞訊息」、「能產生共鳴」所以才會有現在的我們。絕對不想讓支持我們的人後悔,常常想著某天一定要好好報答他們,而報答的方法就只有透過BIGMAMA這個樂團才能做到,感覺心境徹底地被磨練了呢。

─這是對恩人的證明對吧。

金井:嗯。想讓大家覺得自己選對了樂團,如此一來經過去年一整年,不論是自己或是所有團員都能朝好的方向前進。而轉換的方法就是認真做出誰也模仿不來的音樂,在Live上加倍表現出來。如果那能成形的話就好了。今年雖然只辦了少少幾場Live,但不論哪一場都獲得了回應。樂團和音樂和Live終於追上自己曾講過的話了。

―之前的訪談也講過類似的話呢。還記得之前談過關於所想和所做之間的差距。

金井:原本會先說出自己的想像再想辦法追上目標,不過今年開始感受到一場場Live逐漸變好、變活躍,有種快要被樂團超越的感覺(笑)。曾經想過為什麼團員間的溝通和演奏時都可以配合得這麼好,我想是因為有自信能做出好的作品吧。好的作品並不是以能賣幾萬張、能傳遞多遠來衡量,而是能真心覺得這些曲子真的很棒 。希望下次的公演可以確立這樣的觀念。或許聽了這張CD的人會把標準提高。「BIGMAMA的live一定很棒!」會這麼想喔。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