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訪談-ONE OK ROCK(4)

-剛說到的樂團我也很喜歡,SLEEPING WITH SIRENS的Kellin Quinn(Vo)也有參加錄音對吧。

Taka:是! Kellin!

-目前為止雖然Taka有參加過其他樂團的客串演出,但ONE OK ROCK這是第一次找人來客串呢?

Taka:第一次。

-很令人驚訝呢。為什麼這次會找上他呢?

Taka:雖然聽過後就能了解,不過這首曲子本身就是個完全的異質呢。都特地來到美國了,也用了美國的製作人,就在作曲到一階段時,John將我們的東西取樣後,用貝斯等等不同的形式做給我們聽看看不同的感覺,「這種感覺的聲音如何呢?」像是這樣。當時我們剛好做到一半,無論什麼事都是一種挑戰,雖然在已有的和弦和旋律基礎上很快地完成了。不過製作過程中一直覺得非常違和,做完後也覺得很違和。「這是為什麼呢?」就這樣想著,一邊在這種狀態下完成了錄音。之後,出演了Warped Tour,剛好那時候John也在演SLEEPING WITH SIRENS。那時我們跟他談了我們的作品的事情,SLEEPING WITH SIRENS也決定在我們回去之後只演一場Warped Tour。John把我們的曲子給SLEEPING WITH SIRENS聽,Kellin似乎很喜歡那首曲子。然後就接到John的來電,而那時我剛好和ISSUES的Tyler在一起。而Tyler也接到Kellin的電話,問他說「你知道ONE OK ROCK吧?你們感情很好吧? 其實我現在跟John在一起聽他們的作品,想要跟他們合作呢」。然後就在電話中跟Kellin談了。「你好!我是ONE OK ROCK!」像這樣(笑)。然後被Kellin說「你們在日本很有人氣吧」、「也算是有吧」(笑)。Kellin說「我們還沒去過日本,不過很想去亞洲看看,讓我們好好相處吧。我很喜歡你們的曲子,可以合作看看嗎?」「非常樂意!」(笑)。「原本沒這樣的打算的,不過也沒關係!」像是這樣的感覺(笑)。然後聽了加入Kellin歌聲的版本,回日本後也給很多人聽看看,反應雖然沒說非常微妙,不過也是有人覺得「這什麼?!」,但這也是一種將做好的東西再加以進化昇華的嘗試。這次真的加入了很多可怕的東西呢。

-說是有特意要找他,不如說是偶然。是因為現在的活動而相連的人們的關係才生出的曲子呢。

Taka:是啊。真的最開始說要和ISSUES的Tyler一起演的時候,還有說是不是把別首曲子另外做英文版本。這件事John也知道,然後Kellin還有打電話給Tyle。各種連結,讓美國行變得很有趣(笑)。

-若要舉例的話,你們覺得哪個國外樂團最帥氣呢?

Taka:美國的話,THE STORY SO FAR的live很酷呢,真的非常厲害,也具有日本人的那種熱烈程度。還有誰啊? FALLING IN REVERSE之類的、我還蠻喜歡他們的曲調。還有THE USED,一直都很喜歡,之前在洛杉磯也有看他們的演出。還有BRING ME THE HORIZON的新曲也超喜歡!「Drown」這首。

-回到專輯的話題,前導曲「Cry out」已先在iTunes上架了,將這首作為前導曲的理由是什麼呢?其他也有不少感覺很適合做為前導的曲子。「One by One」這首也很棒,其他也有很多首曲子的品質很高,令人非常驚訝呢。

Taka:因為最近比較成熟的曲子不少,直到最後都要好好完成是我們的中心命題。最近歐美的樂團,像是BRING ME THE HORIZON等等也是如此,就曲調來說,現在的歐美,包含製作人在內,風格走向就是這樣吧?在我們心中是如此覺得的,而其中最接近那印象的就是「Cry out」。雖然這次決定用「Cry out」,但當時的候補曲真的就是「One by One」,其他也有些別的曲子,不過想要著重在歌唱部份,所以覺得「就這個吧」。

(待續)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