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迷音/音樂/動漫/次文化

翻譯訪談-ONE OK ROCK(3)

image

-感覺整體英文歌詞有增加,那是特別這麼做的嗎?

Taka:不,我們反而沒特別意識要這麼做呢。在日本製作時,周遭都是日本的工作人員,「日文不會太少嗎?」這種事絕對會被說呢。那是在日本製作絕對會有的意見,而去了美國就當然不會有人這麼說。因此,現在的自己可以不用顧慮任何事地製作,大概是處於那樣的平衡吧。

-原來如此,很自然就這樣了呢。

Taka:是的。反而會被美國的製作人說「如果這邊用日文呢?」。

-那位製作人是?

Taka:John Feldmann。

-這次作品有不止一位製作人,是怎麼選的呢?

Taka:其實那花了一年呢。首先從和製作人取得聯絡開始,一邊考量著時差問題,每天用電腦和電話和各個製作人聯絡。真的有到17-18個人,如果包含沒有回應的話有超過20人。也有跟大御所(註:大御所是古代日本對隱居的親王、攝關父親的尊稱,後來成為幕府將軍的尊稱。)用email聯絡。自那些人之中,選出可能會讓我們下一張專輯發生些甚麼化學變化的製作人。我們也數次到美國直接跟製作人見面、說明我們的樂團,確認我們雙方的想法。接著才從其中選出適合的人一起錄音。雖然真的很花時間,但我們覺得這跟直接從我們之中選出一人來擔任製作人,然後說「好,專輯做好了」是完全不一樣的。那是很簡單的東西,那樣就只是「去美國錄音了!好,結束!」。因為時間也算充足,所以希望可以讓對方充分理解ONE OK ROCK,同時也希望融合多元文化、製作人的感覺與音樂,因此最後才會變成那麼多人。

-作業過程很漫長呢。

Taka:是啊,但是實際上是真的很開心。聽了銷售量幾百萬張的製作人的話讓平常只是在日本普通地做音樂而無法做到的事情可以做到,那也是對我們很大的刺激。

Toru:基本上我們是讓他自由發揮這樣。回來聽了製作人的想法和demo後,覺得「又做了一個嶄新的作品呢」。心中也有夢想變得更加寬廣的感覺。果然我們三人如果只在日本,沒去歐美看看的話,就會有很多事情都不會知道呢。

-錄音全部都在美國錄的嗎?

Toru:是的,從去年年初過去和各個製作人見面很快地便順利開始做session、前製、錄音。因為一個製作人同時也負責很多樂手、每個人的做法也有所不同,像是每個音的處理方式等等,這些都是不直接去美國就沒辦法那麼清楚的。在日本所追求的東西也是,如果我們只待在日本就不能清楚理解。到那邊進錄音室,撥弦響起音樂的瞬間,覺得「原來如此啊」。可以想得更簡單地就簡單去想、可以做得更簡單的也就簡單去做。做出好的音樂,將不用的東西全部捨棄,只留下必要的東西,並認真將它做好,這樣的作業方式對我們而言是個衝擊。他們做的音樂果然就是會一直聽的聲音,彈奏的瞬間便有「這跟那個樂團的這個音很相近呀」的感覺,非常有趣。這樣製作專輯的過程只能說非常享受。當然,錄音室的環境和空氣感也都完全不一樣。

-果然製作人不同,錄音室也會有所不同呢?

Toru:不一樣呢。但是,基本上就是在有自然光源的地方。John的錄音室前方有游泳池,如果開門的話就可以馬上看見一片水池 。庭院也像是公園一樣,休息時間就在那邊悠哉休息,而且每天都很晴朗,還會打桌球什麼的(笑)。在生活中的一部份就有音樂,就這樣製作完後直接趁勢錄音真的很棒。當然,在日本錄音的經驗也很好,是很棒的經驗,但是像那樣的製作方式,我想大概無法在日本做到吧。帶著思考很久的東西進錄音室,花了許多時間,過程中還會常常一度變得不知道自己要什麼,而從中得到許多經驗。不過,在美國變得可以有效利用時間去思考新的、至今為止沒有思考過的東西,是可以讓視野更加開闊的錄音現場。環境也會對音樂有所影響呢,在那樣的環境中產生的音樂真的很厲害呢。

(待續)

有話想說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