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訪談-ONE OK ROCK(2)

-就是呢! 那是為什麼呢?

Taka:一個小時半的演出,還沒演過十天內九場,而且天氣又陰,移動後睡覺、睡覺後又再移動……,像是這樣的感覺。就氛圍上來說也大多是暗暗的livehouse。又很冷,真的覺得氣候影響很大。


-之前在COUNTDOWN JAPAN 14/15上也看了ONE OK ROCK的演出,感覺似乎變得比較激烈,就像是國外樂團那樣有氣勢。

Taka:啊,真的嗎!?
-要舉具體例子的話就像是「Deeper Deeper」和「Mighty Long Fall」最後breakdown的編排那樣。

Taka:嗯,果然受到Warped Tour很大的影響呢,對盤也幾乎都是那種樂團。我們帶著在日本做的CD來戰鬥的同時,不知不覺地便會以喜歡我們的音樂的樂迷為中心,在不超過那半徑幾公里以內的範圍來做音樂。我自己喜歡的是西洋音樂,雖然終於能站上那舞台、而我們自己也以那為目標,但我們果然還是只做出針對日本人的音樂。帶著我們自己的作品到美國演出的時候,也感受到了違和感。我們的心還有演出,在看過國外的樂團後,便自然而然地偏向了那邊,並且希望在音樂上做出一些變化。但是我們現在要馬上做出新曲不太可能,做出來的喜歡的曲子就是那樣,所以曾覺得我們果然還有哪裡不足。而那樣的心情就反映在編曲上些微的改變。就如同剛才所言,COUNTDOWN JAPAN那時剛從歐洲回來,所以當時演奏風格完全偏向了歐美搖滾,感覺有點乏力啊(笑)。雖然我當時真的想要分開,雖然這樣可能不太好,希望之後可以跨越這樣的問題,同時也把這樣的心情放進下次演出中(笑)。
-還有,COUNTDOWN JAPAN的演出,總覺得似乎有更講究地在演唱,又或應該說是有用比較好讓人了解的方式在唱的感覺?

Taka:就是呢,國外的樂團厲害的真的很厲害,隨性的也很隨性(笑)。可能是因為不想要受到那樣的影響吧。一起巡迴歐洲的樂團,常常會遇到唱歌很厲害的,像是MALLORY KNOX和TONIGHT ALIVE這兩個樂團,在歌唱方面都非常講究。我也覺得「真的很厲害呀」,偶爾聽到比較重的音樂也會驚嘆「喔?!!」(笑)。我會思考那些非常有人氣的樂團「為什麼可以如此?」,然後從中汲取好的部分,將自己不好的地方努力修正,可能在心中有這樣的意識存在吧。
-原來如此。還有,像是站在前面的三人甩頭的方式有互相配合,這種表演的部份也是受到海外的影響嗎?

Taka:是啊,單純覺得美國的音樂實在很容易理解。就是高潮的部分和重點要聽的部分,還有其他部分這樣。那樣的單純我覺得真的很棒。日本人的話不管怎樣就是要讓全部做到最好,所以在很多地方常常會做過頭了。因此在這方面,也參考了歐美的演出方式。
-原來如此。話說,在先前的訪談中有問到「夢想是什麼?」,當時的答案是「將現在在日本演出的規模也在海外演看看」,這答案現在也不變嗎?

Taka:嗯,還是希望最後可以將這樣的規模的演出整個到世界演過一回,當變成那樣的時候我想或許才是真正的巡迴吧。現在是以那為目標的。
-現在多少也算是有在歐洲實現了吧?

Taka:是沒錯,但還是有不少地方還是在很小的場地演出。去年開始覺得,這狀況應該由自己來改變,因此今年、明年、還有再更之後都希望可以以此為目標更加努力。確實現在有種「來了!就是這個!」在達成目標前,都能以自己的方法努力成長的話就好了。
-第七張專輯『35xxxv』真的是非常棒的作品呢! 我聽了好幾次。大概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製作的呢?

Taka:和進入準備期的時間差不多呢。開始錄音大概是從去年1月9日開始,準備期是在那個的前一年。
-完成後的現在,心情如何呢?

Taka:對於樂團來說是想要拿出一百分的東西!就像剛才說的,這次的專輯是跳脫至今為止喜歡我們的音樂、聽我們的音樂的人的範圍所做的東西,因此當然會覺得不安和恐怖,但同時我也覺得那也沒關係。以促銷來說的話,現在結果都還沒出來,不過在這階段我們強烈感受到樂團目前處於最佳狀態,「不會更好了!」。

Toru:錄音後有很多實際感受的機會,而這些感受終於能在一張專輯中呈現,覺得「這一天終於來了啊!」果然透過去年一年這張專輯的製作,自己的心情和感覺也有所變化,而樂團也變得更加壯大了。

(待續)

延伸閱讀:

翻譯訪談-ONE OK ROCK(1)

———————-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