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迷音/音樂/動漫/次文化

翻譯訪談-ONE OK ROCK(1)

ONE OK ROCK

昨天沒有訪談翻譯po出,大家是否有點失望呢<<自己說
沒關係,今天為大家帶來了昨天瘋狂洗版的ONE OK ROCK !
請大家好好享用w

來源:http://gekirock.com/interview/2015/02/one_ok_rock_1.php

成員:Taka (Vo) Toru (Gt)
訪談者:TETU★KID
-上次激ロック的訪談是在專輯『殘響Reference』的時候,至今已經三年了呢。

Taka:3年了嗎! 隔了蠻長一段時間了呢
-對激ロック有什麼樣的印象呢?

Taka:在美國不是會有一些像這樣hard core或是樂團的雜誌嗎?像是Kerrang!或Alternative Press之類的。就像是那種雜誌的真正的日本版一樣。當然在日本也有很多種音樂雜誌,但你們是唯一一家專門好好地在做像我們或是SiM、coldrain、Crossfaith這種loud rock的雜誌(笑)。
-謝謝。現在和三年前也有點不同了,增加了不少國際廠牌旗下的日本樂團報導。

Taka:最近如何呢? 西洋樂團還是有變少一點是嗎?
-我覺得歐美樂團的數量沒有減少,在國外的作品發行也沒有比較少,不過有在日本掀起熱潮的樂團似乎沒那麼多了。

Taka:原來如此。最近都是一些即使有出演Warped Tour也不熟的樂團呀。(註:Warped Tour為一極限運動的音樂節,Vans自1995年開始每年都會贊助這個活動,所以又被稱作Vans Warped巡迴)
-現在Twitter啊Facebook這些社群媒體比以前發達,想要查的話很多西洋樂的資訊都查的到,但很多日本樂迷都不會去查呢。

Taka:就是”不關心西洋音樂”的人們呢。
-簡單來說就是這樣。但在激ロック的讀者群中也有不少人是西洋音樂的死忠樂迷,因此希望透過這篇訪談可以讓那些西洋音樂的樂迷了解ONE OK ROCK。最近你們好像不少海外演出,演出如何呢?

Taka:去年去了很多國家,知道說「原來有這樣等著我們的人啊!」,而在那些國家得到許多力量。不同國家果然都有其厲害之處呢。這些感受都讓我們覺得我們終於可以看見下個舞台。

Toru:果然到海外演出可以經驗許多不同的東西,每件事都很有趣。當然我們也在日本許多地方演出過,但和那又有些不同,像是海外嗨的方式之類的都不一樣。同時,我們也很驚訝於有這麼多人等著我們,讓我們也受到許多刺激。無論在哪個國家都有等著我們的人,誠心地因為我們的音樂而來到會場,這件事真的令人覺得很厲害。
-你們去了許多地方,哪邊印象最深刻呢?

Taka:法國在這次巡迴上,規模增大了很多呢。
-法國是第二次了吧?

Taka:是。4千人左右吧?

Toru:對,3~4千人。場所說是live house,比較像是小型的演奏會館或arena那樣的感覺,不過也是很大的場地。

Taka:那真的很大呢。怎麼說呢?我們也不太懂。CD明明就還沒出,但怎麼會有那麼多人知道呢?像這樣的感覺。而且觀眾們都會比我們年輕喔。十幾歲的孩子。
-在日本出生、在日本活動的樂團的音樂可以傳達到那麼遠的國家的人們那邊,這樣可以親身看到他們真實的反應後,你們在想法上有什麼變化呢?

Taka:全部都不一樣了呢。現在這階段來說,網路普及,我們在日本這國家作曲錄音,就我們這四位團員和工作人員決定的東西在這世界擴散,傳達給各式各樣的人們。讓我們感受到憑我們自己感覺做出來的東西似乎變成了更厲害的東西,在我們不知道的地方掀起了波瀾。知道了這些事情後,希望之後由我們主動掀起波瀾,如果能掀起波瀾,是不是就能成就更厲害的東西呢?心中強烈的如此想著。而這在上次可拍成紀錄片的巡迴剛結束時,更是如此強烈感受到。

Toru:截止目前為止,有樂團的規模更加壯大成長的實感,也希望能朝新的目標往更高處爬。在海外演出,也認識很多樂團,那些樂團有的東西也給我們很多的刺激。可以和那樣的東西、那樣的樂團、那樣的音樂相會,對樂團而言,能獲得很大的成長,也可以提升對音樂的熱情,讓人想做出更帥氣厲害的音樂,當然專輯作品也是那種想法的表現方法之一。果然實際現場演出,才可以深刻感受到許多的變化呢。
-去年也做了Warped Tour巡迴呢。大概巡迴了多少地方?

Taka:一半吧?

Toru:演一半,所以差不多一個多月?
-說是Warped Tour,但據說其實是更加嚴酷的巡迴,巡迴如何呢?

Taka:不,其實一點也不那麼嚴酷喔! 行程上很有餘裕,並不那麼辛苦,比大家說的還要有餘裕。若要說的話,歐巡還比較累呢。

(待續)

有話想說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