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美武士所追求的「貫徹自己想法的音樂」究竟是──(3)

來源:激ロック
Member:細美武士 (Vo/Gt)
採訪者:西廣 智一

-歌詞內容上,MONOEYES和the HIATUS有什麼不一樣呢?

雖然沒有特別區分,但作曲者不同,詞便會有所不同。the HIATUS主要追求的是作品性,所以在歌詞上便不特別傳達什麼訊息,希望能作出很有趣的聲音。歌詞就重疊於讓大家享受的音樂上,所以在發聲時,以音樂性來說最好的字句便是最好的歌詞,至於體裁呀、內容等文章性的東西便不是那麼重要。在舞台上演出時,子音和母音組合的有趣之處便是the HIATUS的歌詞上最重視的部分。至於MONOEYES則是以內容為重。因為曲子的走向不同,所以自然有所分別。曲子方面也是,例如the HIATUS是在房間邊喝酒一邊也能開心欣賞的曲子,可以在腦中跳舞那樣,是我想做的東西。不過MONOEYES則是以在livehouse中像個笨蛋一樣激動為前提,再對此選出適合的文字所寫的。當然在家裡聽也很棒,但在livehosue中,集合了大家一起演奏的聲音是最適合MONOEYES的。
-原來如此。樂團錄音順利嗎?

嗯,非常順利。最開始,錄音師柏井(日向)問我們說「之後要進行比較多後製,還是偏向單純錄音呈現?」我回答了想要偏向「單純錄音呈現」。不過若沒有要做太多後製的話,就一定要很講究地錄製才行,然而反過來說,因為是以沒有甚麼後製為前題在作的。所以取樣後,也就沒花太多時間在調整。
-在演奏方面,細美是會對大家說想要在這邊做甚麼樣的演奏這樣嗎?還是說大家用自己喜歡的方式來演?

這次是在所有part的編曲上都由我先做出雛形,而大家在消化過後以自己喜歡的方式呈現。「武士如果不喜歡這邊這樣的話就說吧」,如果團員們這麼問了,我就會回應說:「嗯,這裡希望大家不要有太多動作呢」或是「這邊就完全自由發揮吧」這樣。
-那麼雖然現在是有以樂團形式在做的,不過也有留下一些solo的部份呢。

是啊。總之就是希望做出人生一次、自己也能滿意的東西,因此請大家來幫我,這樣的感覺。不過不會想做第二次了呢。
-诶?這樣嗎?

嗯,solo的東西我想要作一張就好了,一張就夠了。
-那是因為在樂團上有更講究的事情?

……說起來是因為自己一個人作實在是太辛苦了(笑)。認真說,不想做第二次了(笑)。雖然開心,但我的話,這一生出一張就好了,而這就是這次我訂的目標。那是至今還沒有飛躍過的高度,因此希望能挑戰超越自己的界線。因此這一定不僅只開心。不是只有「輕鬆」的事情才是開心,自己訂下目標、跨越時的那喜悅也是做音樂時常可以感受到的。雖然還剩一首曲子,我覺得只要寫完這一首,便能跨越過去的自己。若能跨越,就想要再挑戰第二次了呢,至少現在不會。
-做樂團的人開始做solo project是有很多種契機的,對於細美而言,在什麼樣的時間點上來做solo最好呢?

直到the HIATUS做出一個成果前,其實都不想做其他東西。the HIATUS非常另類,而且是漸進式的發展,常被說就算再努力也很難做起來,因此希望在那種地方決勝負,就像比賽一樣。當然之後也會繼續往那方面,直到令人信服為止。去年武道館公演獲得成功後,到進入第2回合的比賽前的這時間點,我想下次要再出現也是5、6年後了,也或許就只有現在這時候也說不定。還有,也有些東西是過了5、6年後便寫不出來了的,因此現在這時間點正好。
-the HIATUS有種偏向大人成熟的風格印象,相較之下, MONOEYES表現的搖滾比較偏向於10歲、20歲的細美所憧憬的搖滾。給人單純享受的印象。

因為不是以對於the HIATUS的反動為基礎而開始,所以沒有那麼的俗氣呢。完全沒有要特別改變視角的意思,就像剛才講過的,只有製作方法上的不同,因此在音樂性上其實並沒有什麼改變。不過相較之下MONOEYES的音樂還是比較好理解呢,就像是色彩繽紛的蛋糕盒一樣。像是創意料理和拉麵一定有差,但想要做出美味的料理的心情還是不變的。
─MONOEYES只會發一張專輯嗎?

MONOEYES當然會繼續活動囉,因為已經組團了嘛。不過下一張的製作就不會像這次一樣全部都我自己來了,我已經受夠了(笑)。
─不過也很想聽聽看純粹的Solo Album呢。

如果不開Live、也沒有其他的工作,可以在某個島上整備好工作環境,並且一整年都完全不與外界接觸,默默進行作業的話,我說不定會想要再挑戰一次,但是我覺得要營造出這樣的環境,好像有點沒辦法呢,因此,現在這樣就已經是我的全力了,不過如果要做的話,我大概會把標準再拉高一點,試試看能不能再更上一層樓吧。

(完)

以下連結影片為MONOEYES 在7月29日發行之第一張專輯
「A Mirage In The Sun」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4zZh2TXHyo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