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迷音/音樂/動漫/次文化

[訪談翻譯]細美武士所追求的「貫徹自己想法的音樂」究竟是──(2)

重點提要:原來團名是這樣來的啊……

來源:激ロック
Member:細美武士 (Vo/Gt)
採訪者:西廣 智一


-集合了4人後,細美的solo project轉變成名為「MONOEYES」的樂團,又是怎樣的經過呢?

2月底進錄音室進行前製時……要怎麼說呢……如果那三人僅是以「來幫忙做我的solo project」這種心情來的話,那這就僅會成為一個solo project,但若他們是以「這樂團好像很有趣」的心情來的話,就會偏向於一個樂團。結果就自然其然地變成「啊,我的solo活動就只到作曲為止而已」,有那樣的感覺。
-也就是說找來的團員們,相較於僅是協助,感覺更像是樂團的氛圍囉?

一瀬說「在最一開始聲音發出的瞬間就決定了,像是開關一樣呢」。
-原來如此。不過即使如此, MONOEYES這團名還是很不可思議呢。團名是怎麼決定的呢?

(動畫「機動戰士鋼彈」)吉翁軍的MS粉色MONOEYE很帥不是嗎? 我是鋼彈世代的人。比起連邦軍,我覺得吉翁比較帥氣。吉翁軍的MS有很多種,共通的特色就是都MONOEYE不是嗎?鋼彈這故事就是只要一直向下挖掘的話,就會發現不是吉翁軍就是惡、連邦軍就是正義,不過小時候的印象就是那樣呢。作為壞人的代名詞,就是MONOEYE。男孩子就是會莫名覺得那很帥氣,大家都很喜歡MONOEYE,也很喜歡在後面加上”S”的語感。雖然原本是想要取一個長一點的團名,但也沒甚麼時間想,就這樣了。
-細美參加的樂團,每個團名都不長呢。

是啊。ELLEGARDEN、the HIATUS、MONOEYES。其實原本是想要取個三個單字組成的帥氣名字的(笑)。
-今年五月組成樂團,六月便發表了新作品。剛好我在五月初時才去看了the HIATUS和 MAN WITH A MISSION的對盤,讓我聽到消
息很驚訝呢。

我最開始是打算作solo的呢(笑)。
-剛才有說到「有段時間沒有一個人作曲了」,以前訪談中曾提到說「陷入停滯狀態無法作曲,因此在the HIATUS的前作『Keeper Of The Flame』,久違地一個人做了曲」呢。經過了那樣的經驗後,才有了挑戰自己作曲的自信是嗎?

確實是變得比較能一個人作曲,不過the HIATUS的時候,還是會比較想要大家一起作。自己最初做的東西,在經過樂團一起編修後,會變得完全不一樣,這點很有趣呢。不過這次又有點不太一樣,是以不同於the HIATUS的身份做了曲子。the HIATUS中,歌聲也是算五個樂器中的其中一個,不是最主要的主菜。若將這兩種好好做區別的話,我想下一張the HIATUS的專輯應該可以作出更深入而不一樣的東西來。
-為了作出區別,MONOEYES是必要的呢。

是。the HIATUS中,隆史的鼓、ウエノ(コウジ)的貝斯、マサ(masasucks)的吉他、一葉的鍵盤聲音融和在一起的樣子很棒、很想讓大家聽到。所以那個樂團如果把歌聲變成主軸的話,會有點違和。
-6月24日發行的EP『My Instant Song E.P.』,第一次聽到時也很衝擊。無論哪首曲子都是,第一次聽到後便不禁不斷反覆了好多遍,聽到都會哼了,就像是那樣的作品集。

謝謝。EP的曲子跟專輯來比,是比較軟一點的作品,因此很希望可以趕快讓大家聽到整張專輯。
-專輯的製作也漸入佳境了呢(※訪談是在6月底)。

因為不是主流出道的作業,所以雖然7月29日就要出了,但現在還在錄歌聲的部份呢(笑)。
-這是因為很著重歌詞的部分,所以花了比較多時間的關係嗎?

當然也是有很講究歌詞啦,不過我如果要做些甚麼有趣的東西,若要考慮利益、製作期就很難作。不超出預算、在製作期內完成,這些事都得拜託工作人員幫忙把關。我會想要免除這些而能集中思考製作有趣的東西呢(笑)。在物理上,即使有一周時間可以煩惱,也會煩惱到最後一刻,努力到極限。這次曲子本身都是在二月底做好的,編修則是在三月初結束,但作詞花了蠻多時間呢。一首曲子差不多要花一星期,這樣的速度來看,14首就要三個月了呢。
-作詞時間變長的理由是甚麼呢?

作詞很需要靈感,要將所有詞以靈感填上,真的很花時間。現在還剩一首還沒完成,仍然正在努力中。

(待續)

以下連結影片為MONOEYES 在6月24日時發行之1st EP
「My Instant Song E.P.」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ppstt1_YZw

有話想說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