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R EN GREY 專訪(3)

經過了這麼長的時間,DIR EN GREY到底變了還是沒變呢?有哪裡不一樣了呢?讓我們接著看下去~
喔對了,薰還提到了海外的事情喔!!!

薰:嗯ー……覺得如果放進去,可能整體印象會變成跟上次巡迴一樣,這樣就不有趣了。不想要沿著一樣的印象來做。實際上,如果將那首曲子放進歌單中,就會成為live中很大的一個波瀾。因此如果變成那走向,就很難做反映出其他的東西。因此,這次才會想說先暫時將那首曲子放一邊不演,不過歐巡時應該會演就是了。

增:原來如此,也就是說那首成為了印象強烈、足以影響live本身的曲子了呢。

薰:曲子的空氣感吧。隨著曲子的流動便會自然地冒出了那樣非常俱有衝擊性的感覺,而那影像將會在觀眾心中留下極強的印象。若不將這部分去除,就會變得有些無趣。「下次會用什麼方式演出這首曲子呢?」如果能讓觀眾有這種想法就好了。還有,只要演出那首曲子,就得要演整張專輯才行了,那麼直到安可為止整場都會受到那首曲子影響不是嗎(笑)。不過自己也會覺得在一場live上演出整張專輯這種事不要太常做應該會比較好。但這麼說的話,「てふてふ」也是還沒在live上演過呢。

增:那會變成是未來某一天的享受呢。不過那也是完全重現「UROBOROS」的演出?又或者還是有些不一樣呢?

薰:這個啊……在剛完全重現完「ARCHE」的現在….到底是怎樣呢(笑)。

增:那有點像是在意識到後而演完全曲那樣的感覺。剛才有說「覺得有些部分似乎表現地太過直接了」,不過透過巡迴「咀嚼」了這張專輯後(笑),感覺上有什麼變化嗎?

薰:不,這個嘛,感覺幾乎沒什麼變呢(笑)。結果,雖然有做出不一樣東西的實感,但演過一次後的現在,並不覺得自己真的有得到了什麼。也是因為如此,才覺得看不見新東西。無論是從「ARCHE」來看,或是「UROBOROS」中含有的要素,幾乎可說是一樣的。因為最後的成品果然還是變成了那種感覺。經歷過這麼多事後做成的這張專輯,無論怎麼看都看不出不同之處。所以覺得,果然是一樣的啊(笑)。

增:當然那並不是說那是一樣的,這個樂團有它不變之處,是這個意思吧。

薰:對,但是也有些沒聽過最近作品的人說:「啊,現在變成這種感覺了啊?」,得到這種反應呢。所以,也有些人覺得變了很多。即使看live時整體印象沒有改變很多,但一聽專輯便能感受到很大的變化。同時,若再更細地追溯,以前常來聽我們演出的人們,最近也很常來。聽說那些人覺得現在的演出跟以前的印象完全不同喔。

增:很久以前常聽的樂迷們,最近又再被吸引回來聽,對於這理由有什麼想法嗎?

薰:果然跟「GAUZE」巡迴有點關係吧,有很多相關聯的地方不是嗎?最近在也有不少機會在廣告上放我們的作品。

增:沒有順著時間聽,而是跨越了那時間軸來看live。也有正因為是那樣的樂迷、所以才能發現到的事情吧。話說回來,這次巡迴結束後,馬上就要去歐洲了對吧。

薰:是的,再兩天就要出發了。

增:樂團第一次在柏林的單獨公演,是在2005年5月28日。也就是說,自在歐美巡迴成慣例以來,剛好已經十年了。說是感慨有點太誇張,不過應該有什麼想法吧。

(待續)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