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迷音/音樂/動漫/次文化

DIR EN GREY 專訪(2)

無責提要:
1.薰被京塞麥克風逼唱的結論是?
2.男孩們快組隊去看DIRU,薰會好好照顧你們的XD

增:大家的心情大概也因為這首歌轉暗為明了不是嗎?(笑)

薰:大概吧。這次在演奏會館的場地也多,那種狀況也很常有。比如在有花道的場地,要是很湊巧的兩個團員碰地一下都跑過去的話,就會變成”怎麼辦?”的感覺

增:「那只好來弄點什麼?」像這樣嗎?(笑)

薰:對啊,好像就會變成那樣。有點回想起從前的感覺。

增:忘記是在哪個場地,薰你不是被(譯註:京)麥克風指著卻沒給回應。

薰:雖然那次不是在演奏會館的場地(譯註:在大阪難波hatch ),但也是在「Sustain~」的時候(笑)反而在這首歌的時候京要邊唱邊動比較容易吧。快歌的時候不好動作,不過像這樣的節奏的話就很容易動作吧。這種情形下,最後大家也變得各自散開。

增:在演奏會館的話,觀眾的表情從舞台上都可以看得很清楚。all standing的場地的話,死命瘋狂的觀眾比較多。像這樣不同的場地也有影響吧?

薰:在舞台上可以好好地看著眼前一個個觀眾不是嗎。大家享受、興奮的表現方式都不太一樣,也有人就這樣站著的。不是只有隨著音樂或現場氣氛嗨的,希望可以讓大家有各種享受方式。如果是去地方場的話,就會有第一次來看的人、或是男生們一起來看的,我也會注意到這邊,希望可以讓他們看到有趣的演出。當然standing也是一樣的,雖然當台下激動成一團時可能會看不太到大家的表情。

增:就是呢,觀眾激動成一團時那狂熱的氣氛同時也會反過來煽動著樂手自己,而在演奏會館時,則可以看見「一大片笑容」不是嗎?

薰:就是這樣,很容易看到大家不同的感情表現,所以那熱烈的氣氛也可以很容易感受到。

增:「演奏會館也很不錯啊」像是這樣的感覺?

薰:就是這樣(笑)。

增:以這樂團的情況來說,尤其是有使用影像投影的演出,本來就比較適合演奏會館這樣的地方呢。

薰:嗯,所以雖然不是說會特別排斥在演奏會館演出、或是每次一定都要在演奏會館,但就是會想要加個幾次在演奏會館的場。不過相反的,在沒有任何特別影像安排的情況下去演奏會館演出,或許也會很有趣。就只有照明那樣。現在雖然是一定會有影像,不過如果沒有的話應該也有另一種趣味。

增:影像的部分,最近似乎有變得比較簡約的趨勢?

薰:是的,「真的非常好地表現出音樂的世界!」像這樣讓人家直覺看出來的影像這次沒有做。

增:在這部分也是某種意義上變得更加爽快了也說不定。

薰:嗯,以我們自己的立場來看,希望不要強加特定意像給聽者,大家有各自的感受,匯聚起來就是「ARCHE」。

增:作品自己本身就俱有那樣的性質呢。「UROBOROS 」或是「DUM SPIRO SPER」都比較像是「世界觀的提示」,而在演出上也會呈現那樣的感覺。

薰:就是那樣,而且因為那時是全意地以那種方式在做,所以會有這次不那樣做也沒關係的想法。當然,雖然也有喜歡那樣子的感覺的人在、有些情況下那樣的東西也是必要的,不過這次完全沒有這些束縛,就是隨著當下會發生什麼事也不知道那樣的氛圍來做。相較之下,以前的live反而被曲子和演出所束縛住。說是被束縛住,不過也是被自己做的曲子束縛住就是了(笑)。但實際上那樣的情況很多,因此這次真的是完全不思考,當下發生什麼就直覺地反應演出這樣。

增:享受著當下的氛圍這樣呢。專輯做好的當下,追求著精簡的同時,其實並不是什麼都沒有的簡單,而是「若不將不必要的東西都排除、做到最精簡的話就沒有意義」這樣的意思對吧。這次的演出本身或許很接近你們所要追求的境界。從過度濃厚的狀態中抽去一些什麼東西的狀態。

薰:沒錯。所以像是昨天的演出上,中段想要讓大家聽到的曲子也有將2-3首變得比較激烈一點,整個感覺就變得完全不一樣了。在那樣做的時候,如果有人覺得「就是這個!」的話,相反地也會有人感到有些不足,因人而異。不過實際上,這次激烈的曲子反而意外地少呢。

增:這是最初就這麼打算的嗎?

薰:不是,是一邊做一邊變成這樣的。像是京的喉嚨啊、綜合考慮到各面向後,決定來試試看做這樣的曲子。

增:那麼,將「空谷の跫音」排除在這次歌單外,是有什麼明確的理由嗎?

(待續)

有話想說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