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816己龍台灣場回顧

t02200147_0480032013398768928

儘管氣候因為颱風即將到來的關係而陰雨綿綿,但只要想到即將再度與己龍相見,歌迷們依舊不畏風雨的滿載著期待的心情來到了西門紅樓。

傍晚時分,開演的時刻終於到來。或許是因為已經很熟悉彼此了,團員們在一片歌迷微小的騷動及興奮的尖叫聲中笑容滿面地登台。唯一的主唱黑崎眞弥站到舞台中間後露出那久未見到卻又熟稔的自信笑容,以宏亮的聲音對歌迷們大聲昭告「我們臺灣回來了-!!」雖然搞反了文法,但咬字清晰的用心依舊令台下樂迷更加開心地又跳又叫。

樂器組一就定位立刻在同一秒鏘然奏出「霹靂の天青」快速連奏的旋律,准司現場的鼓聲還是如此具有攻擊性。即使沒有熱身就直接演出激烈的曲目,台下的樂迷們依舊配合度極高的甩成一大片壯觀髮海。 第一首歌曲就成功迎來了大合唱,眞弥一將麥克風對準台下,歌迷們立刻準確地接上「ララララララララララ~」,有如此默契十足的互動為開頭,這天台上樂手與台下歌迷之間的氣氛也的確比以往都來得更為熱烈及融洽。

「朱花豔閃」一曲眞弥獨特的唱腔淋漓盡致的表達了怨憎成魔的扭曲心境。樂器組也不遑多讓地以同樣激烈的速度狂烈演奏著,彷彿互相競賽又相互烘托,營造出令人身歷其境的恐怖怪談物語。吉他SOLO時武政蹦蹦跳跳的躍上舞台中間,儘管半張臉蒙住看不清表情,但笑瞇的眼仍清楚彰顯出他的好心情。「花魁譚」熟悉的前奏響起,台下樂迷立刻整齊劃一的高舉手臂亮出扇子,並隨著旋律緩緩在空中來回勾勒出美麗的弧度,優美溫柔的律動伴隨團員們演奏出的輕柔旋律,彷彿自前往後撥開了一圈圈美麗的漣漪。

曲子暫歇之際,客席立刻燃起一波波member call,在主唱黑崎眞弥的詢問下開啟了MC時間,一番混亂的呼喊後首位開口說話的是隊長兼上手吉他ー酒井參輝。參輝在向大家打完招呼後,提到了前一天搭飛機來臺灣時因為氣候不佳而在機場等候多時,這時眞弥唱作俱佳的在一旁伸長手臂邊模仿飛機的樣子,可愛的舉動立刻惹來一片歡笑聲。參輝還與大家話家常說到自己在機場時因為買不到咖啡只好改買白酒,結果武政居然在機場把整瓶白酒都喝光了。眞弥立刻隨機應變以英文複述一次,「Takemasa drank lots of wine at airport!!」這再度引來大家的笑聲,就連武政本人也站在下手處傻傻笑著,氣氛輕鬆且歡樂。

接著在歌迷一片呼喊中輪到貝斯手一色日和,日和露出加倍甜美的笑容對大家喊「你好!我是日和!我愛你們!謝謝!」元氣十足的發言令大家開心地以響亮的掌聲作為回應。接著又再度提到自己大學時期是念臺灣歷史,能透過己龍的音樂建立起臺日之間的橋樑非常的開心。一番真摯的肺腑之言後,日和最後再度以標準的中文發音大聲的對歌迷們說「我還想再來臺灣!謝謝!」

下一棒輪到在一旁一直保持笑瞇雙眼狀態的吉他手-九条武政,迫不及待的抓起麥克風就要大家大聲的喊他的名字,台下歌迷們立刻大聲的呼喚起來,但武政還是不滿意的說一年才來一次很久沒見面了,要大家再以更大的音量喊他!還帶著歌迷們一起喊「武政!」(たけまさ)「武丸!」(たけまる)逗得歌迷們笑成一片。當然最後也不忘以中文說了好幾次「多謝!」作結束,並將麥克風交接給下一位團員。

鼓手遠海准司拿到麥克風後特地從鼓座後走出來,他笑容滿面地問大家日語行嗎?英語行嗎?接著以標準發音的中文自我介紹「我們是己龍,請多多指教!」回應的是一片掌聲。接著又以中文說了自己的名字「我是遠海准司---...」最後一個「司」字不知為何拖的老長,逗得歌迷們頻頻發笑。 准司又繼續以「你好嗎」「元気ですか?」「喜歡我們嗎?」等親切的問候台下歌迷們,在大家回應了「最喜歡己龍」後更加倍熱情的對歌迷們大聲的說「我們也愛你們!」令歌迷們喜不自勝。 最後一個眞弥說話了。他故意背對大家一下才突然回頭以很酷的表情用中文快速的說「我是主唱黑崎眞弥。」見大家報以熱烈掌聲後又再度露出了燦爛的笑容,並提到上次在台灣的公演似乎是很久以前的事,最近一次是跟同門師弟Royz與コドモドランゴ一起在台灣舉辦BPR音樂節。接著問了台下是否有第一次看己龍的觀眾,客席間舉起不少隻手來,令團員們十分欣喜。

歡樂的MC結束後又是一連串片刻不得喘息的激烈曲目,在眞弥「1234~1234~」「跳!跳!」「jump、jump、jump!」「轉~~~」等中英日文交雜的指揮下,歌迷們紛紛狂熱的隨著旋律節奏揮拳、甩頭、折腰,熟練地作著各種華麗的振付。 「後ノ今宵」時,唱到「もういいかい!」台下樂迷都默契很好的整齊大聲接唱「ま~ただよー」,如此來回了數次,眞弥笑容滿面地突然唱出「我~愛你よー」,如此即興可愛令人驚喜的告白令台下立即興奮地差點無法穩住接唱下去。音樂穿插進佛經聲時,歌迷們也模仿起眞弥雙手合十的姿勢,形成了台上台下互拜的有趣畫面。

一曲結束後,眞弥整個人掛在mic架上放鬆地享受著歌迷們熱情洋溢的member call。在呼喚聲逐漸低下後,眞弥喃喃著溫柔道謝,並請大家靜靜的聽下一首歌曲——「露一筋」。柔緩憂傷又滿溢情感的曲子靜靜覆蓋全場,令全場沉醉其中。悲傷淒絕的曲調中眞弥戲劇性十足的開始緩慢舞動起肢體,輕輕咬住手腕上綁著的黑色皮繩,優雅的轉了一圈後又將長長的黑色皮繩繞過腦後才束縛住整個口部,眼神凄艷地注視臺下。

不停歇地來到名曲「夢幻鳳影」 ,台下歌迷們熟練的在旋律響起時自發性地開始快速連續左右mosh、逆ダイ。在眞弥聲音如洪的大喊著「大家一起嗨!」之下奏起了尚未在台灣公開過的新曲「九尾」,激烈的前奏頓時充斥著整個空間,紅光閃爍下台下歌迷們又陷入一片髮海。「朔宵」俏皮可愛的前奏也引來一片興奮的驚呼,扇子舞配上左右跳動的進階版mosh讓現場全員都開心的舞成一片。「十三夜」帶點驚悚毛骨悚然的前奏旋律結束後,連串快速拍子旋律下又是一陣歡樂無比的跳躍mosh,歌迷們紛紛又笑又叫的玩成一團,台上的團員們臉上也開心的滿溢出笑容。

獻給歌迷的經典曲目「叫声」,台下齊聲大合唱顯現音樂超越語言的力量。眞弥燦爛的笑著大喊了數次「謝謝!!」才走下舞台,其餘團員跟著退下舞台後,場內便馬上迫不急待地響起了響亮的安可聲。

五位團員們也沒有令大家枯等太久,很快地就再度帶著滿滿的笑容回到舞台上向大家揮手致意。這時台下的熱情歌迷也抓準時機立刻遞上精心籌備的樂迷簽名布條,眞弥看見布條的直接反應是大聲的說「あー!いいね!謝謝!!」布條上是可愛的貓耳團員半身畫像,團員們在欣賞了一下布條後竟一時興起的跑到布條後無縫接軌的讓半身畫像接上自己的身體!頑皮的舉動讓台下歌迷們笑成一片。唯一沒到布條後面的准司面帶微笑地看了看,忽然出奇不意的出手打了被布條擋住前方視線的武政一拳,原本整齊的一字排開隊形立刻在全場的爆笑聲中皺成一團。

簡短的道謝之後,全場來了大合照,一同露出開心燦爛的笑容為這美好的夜晚留下最棒的紀念。 眞弥對台下的歌迷們說大家為了他們學習日文讓他很感動,並承諾己龍一定會再回到台灣來跟大家見面。感動時刻一結束,立刻開啟最狂最激烈的「誰彼刻」!激烈暴動的也不只台下,參輝在上手非常忘我地發狂激烈刷弦、准司有力的踏鼓步步壓面而來的逼人氣勢也帥氣的令人驚豔。最後在准司強而有力的擂鼓下開啟了「曉歌水月」一曲,歌迷們也紛紛把握最後一次的機會踩著每一點節奏高高地躍起、用力的伸長手臂揮舞,想把最後一分力氣都在這首歌中全部用盡。

在水瓶、鼓棒及彈片齊發下,團員們以最燦爛最開心的笑容大聲地向台下歌迷們道謝後揮著手退下了舞台。場內依舊瀰漫濃厚的狂熱氣息,歌迷們也精神滿滿的催起了二安,儘管十分有毅力地喊得一波比一波響亮,但遺憾的在時間限制下未能成功再度呼喚出團員們。然而那聲聲呼喚想必團員們都聽見了並謹記在心,只期待己龍下次再度來到台灣時能把最後的這一點遺憾一並化作思念的氣勢一起爆發。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