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stic Tree 2014年末公演第二日

[setlist]

散リュク僕ラ
Hello
パノラマ
プラネタリウム
白い足跡
パイドパイパー
ギチギチ
ロム
closer
ゼロ

幕間映像

曲論
輪舞
時間坂
メルト
雨音
嬉々
瞳孔
メランコリック
マイム
影絵

EN1 puppet talk
EN2 クリーム
EN3 リセット

Plastic Tree年末公演第二日<ゆくプラくるプラ ~20周年送別會 音楽の夕べ 第二夜~クラゲの調べ>,公演前對海月們進行了「年末公演想聽的曲子」調查,讓海月們來決定這夜的演出歌單。

 

舞台左右依舊垂掛著兩盞水晶燈,只是後方牆上換成了紅色天鵝絨布幕垂掛。牆上大螢幕外邊環繞著的燈泡亮起閃動,大螢幕上如前夜那樂透彩開獎般的彩色動畫一個字一個字向前丟出今日公演標題。吉他中山明、鼓手ケンケン、貝斯長谷川一一上台,最後出場的主唱有村竜太朗,今日則穿著件白色長版襯衫。就定位後,後方螢幕上出現如同拉霸機般的畫面,許多Plastic Tree各時代的名曲閃過,最後畫面定住,顯示:「第十位ー散リユク僕ラ」,不禁惹來台下一陣尖叫!

 

「散リユク僕ラ」是樂團在2001年結束與WARNER MUSIC JAPAN的契約後於INDIES廠牌SWEET HEART RECORDS發售的單曲;而在這張單曲發售後不久,鼓手TAKASHI便宣告脫退,對樂團來說俱有頗深的意義。十多年後的這首曲子,不僅在鼓上面有所不同,在吉他部分的編曲也不太一樣。


拉霸畫面再度出現,顯示第九位ー「Hello」,台下又是一陣尖叫。只見中山明抱著吉他在電子琴前坐下,悠悠彈著那令人熟悉的旋律,一邊以眼神和ケンケン對拍子。有村拿著麥克風一手在身旁,望向遠方唱著失眠的旋律。接著,有村一邊用力用腳打拍子,唱出第八位「パノラマ」,最後以中山明歪斜的吉他聲收尾。


拉霸機再度翻轉,出現了第七位ー「プラネタリウム」,台下又一陣尖叫!藍色燈光渲染了整個舞台,ケンケン輕輕敲著一拍拍的hi-hat。一句清亮的吉他聲劃破寧靜,點亮了會場。編曲上似乎變得較為複雜的貝斯,讓音樂變得更具前進感。第六位ー「白い足跡」,後方螢幕上映出東京街景,白色雪花不斷飄落。有村空洞的歌聲合著比音源更加沈重的貝斯聲,就像是倒在地上慢慢被雪埋沒一般。

 

「YAYA!YAYA!YAYA!我們是Plastic Tree。2014年,あんなこと、そんなこと、あったでしょう?(那樣事情、這樣的事情,都有是吧?)あんなこと、そんなこと、sing!」突然聽到有村這麼說,台下卻也沒愣住,大聲地跟著唱了:「あったでしょう~」有村聽了不禁說:「one more!」然後自己唱了前兩句「あんなこと、そんなこと」客席緊接著唱:「あったでしょう~」。

 

「年末公演,今天是海月調查之夜。非常擔心、緊張地練習後,今天會一首一首演出,請大家一首首好好期待、享受。」有村說完後,進入第六位ー「パイドパイパー」。隨著強烈明確的節奏一邊用腳踏拍,有村也一邊高舉雙手帶大家跟著打拍子。第五位ー「ギチギチ」,一樣俱有強烈的節奏感,也收錄於2001年所發表的單曲<散リユク僕ラ>中。不斷反覆、帶點歪斜恐怖感的旋律,配上一拍拍不斷向前的貝斯,讓曲子停留在腦中無法揮去。

 

一陣輕快的吉他聲刷下,進入第四位ー「ロム」。中山明時而搖著鈴鼓一邊打拍子,台下也開著一片手花綻放。第三位ー「closer」,背景螢幕上暖色調的屋內景色慢慢流動,就如同訴說著一段溫暖美好回憶。

 

「大家開心嗎?有機會這樣演出那些幾乎沒什麼演的曲子,真的很謝謝大家。」說完後,進入了眾所期待的第一位ー「ゼロ」!!看到曲名,台下不禁大聲尖叫!<ゼロ>是2007年樂團十週年時所作的曲子,然而當時僅有音源配布,並未實際現場演奏。直到樂團結成二十週年的今日,可以有機會聽到這首曲子,讓台下眾人興奮不已。藍綠色光染上舞台,清亮晶圓如同玻璃珠般的音符點亮會場。唱到「あげるよ」時,有村還一邊伸手向客席。隨著這首曲子的演奏,也讓會場和七年前的過去有所聯結。

 

海月十大選曲演奏結束後,團員們下台,螢幕上再次播放起和前一日相同的喪屍偵探劇場。放映結束後,會場內<木靈>迴盪,團員們再度上台。下半場第一首<曲論>,太朗一邊帶著大家跟著節奏拍手。<輪舞>, 藍綠色如花瓣圖樣的燈在兩旁牆上旋轉,台下也一片手花綻放。

 

「YA!晚安!我們是Plastic Tree!今天應大家的希望,試著演了非常久沒演的曲子。我想大概有蠻多人是第一次在LIVE上聽到這些曲子的,不過最後的那首,其實是Plastic Tree第一次在LIVE上演奏。在20週年這樣的日子,剛才竜太朗也說過了,能在LIVE上演出這些曲子,真的很感謝大家。謝謝。接下來的雖然不是那些曲子,不過是騷動的曲子呢。不過大家要發出騷動也可以噢,像是打拍子之類的。」聽到長谷川說完這段話,台下馬上興奮地打起拍子來。看了一眼剛刷了幾個音準備要進入下一首曲子前奏的有村,長谷川笑著說:「在這樣的拍子之上,竜太朗到底可不可以開始下首曲子呢?」台下聽了便繼續更大聲地打拍子。然而有村試著刷了幾個音後,還是放棄:「不可能!但謝謝大家打拍子。時間坂!」

 

<時間坂>之後重重襲來的是<メルト>,隨著紫光將會場都染上一片濕濡。接續著的是<雨音>,如2014年春天echo巡迴場T上的圖樣那般風格的動畫慢慢轉動,舞台上幾道光束射向天花板,讓人抬頭便望見點點雨滴。

 

「大家玩得高興嗎?哎呀很忙碌呢,又要MC又要演奏……很忙碌喔。雖然很忙碌,但之後也請大家好好享受!」說完後有村開始大喊「東京!」煽動,卻在煽動到一段落要準備進入下一首曲子時發現忘了還沒背吉他,讓客席不禁為之一笑。拿了吉他後,有村再度大喊「東京!
」然後進入曲風可愛的<嬉々>和充滿迷幻空間感的<瞳孔>。

 

接在<瞳孔>的餘音後,中山明揮手示意長谷川到中間進行煽動,長谷川大喊了一聲後進入定番曲<メランコリック>。延續著熱烈的氣氛,<マイム>前奏流瀉,客席開心隨著節奏舞動身體、雙手高舉側彎腰學有村做出PV中的動作。唱到一半有村還跑過去搓了搓中山明的頭髮,氣氛十分歡樂地延續至本番最後一首<影絵>。

 

安可時,團員們穿著今天的場T,一人拿著一個玻璃杯走出來。長谷川說:「這次啊,週邊有這樣的玻璃杯呢。想說要來乾杯一下。」接著,長谷川解釋道,由於還在LIVE中,不能喝紅酒,於是只好以水代替。一邊說著,團員們也一邊將寶特瓶中的水倒入玻璃杯。有村倒完後,將玻璃杯放在主唱小台子上,就像是在進行什麼儀式一般雙手合十倒數「5、4、3、2、1!哈!」然後拿起來看了下說水現在已經變成好喝的狀態了。接著團員們高舉玻璃杯,台下眾人有高舉雙手做出舉杯姿勢一起說了「乾杯!」。

 

乾杯完後,有村請ケンケン講幾句話,ケンケン說今天大家想聽的曲子很多都是他沒演過的,不過有機會演這些曲子很開心,也請大家明年多多指教。接著輪到中山明,「剛才我們家隊長說了,乾杯是剛才才想到要做的事情。那麼,剛才有什麼東西是必須準備不可的呢?玻璃杯對吧。不過剛才其實玻璃杯數不夠呢!只有三個!但現在現場有四個對吧。這個啊是剛才喪屍偵探裡的刑警的杯子。為什麼會不夠一個呢?因為我昨天拿了一個回去!」聽到這裡台下不禁拍手大笑。中山明看到大家的反應,不禁有些激動地解釋說:「這是我的對吧!紅酒杯就是要喝紅酒的不是嗎?不喝嗎?喝吧!」台下聽了再度拍手歡呼。

 

結束了紅酒杯的話題後,輪到長谷川發言。「從昨天開始就說了不少話呢。年末公演每年都有舉行,很開心喔,謝謝大家!剛才在後台聊到關於LIVE的話題,在TDC HALL好像大概演過五十次LIVE呢!每次LIVE都很開心,感謝大家!謝謝!」最後輪到有村:「演了五十次啊!很可怕呢!每次LIVE都很開心!不過每次演完後都不太記得了,因為演完後就會想著要演下一場,沒想到這麼多場了,謝謝大家!過了20週年,再來會是30週年或是25週年,我也不知道,但會開心地繼續做下去。希望大家可以一直一起走下去。今後也請多多指教。」

 

說完了年末感言後,有村說:「請一起玩吧!和Plastic Tree一起!!!」然後大喊一聲「TDC!!!」進入<puppet talk>。台下眾人和有村一起高舉雙手左右揮動、跳躍,氣氛十分熱烈。唱完後有村高興地說:「安可很開心呢!接著要怎麼辦呢?大家想聽什麼?什麼都可以喔!」聽到這段話,台下瞬間爆出許多曲名來。「已經聽不懂大家在說什麼了啦!只能由我來決定了!」有村大喊了一聲「クリーム!!」,便進入幾乎成為定番的這首經典名曲。沐浴在藍色燈光中,客席開心地揮動手臂。有村一邊唱著一邊再度跑到上手去拉起了中山明的頭髮玩弄,讓台下看了笑聲連連。

 

最後,來到年末定番曲<リセット>,大家大喊著「全部reset!」,一邊開心隨著「BYE BYE BYE BYE 全部RESET!」揮手向過去說再見、向2014年說再見,一邊準備迎向新的一年。曲子結束後,有村舉起麥克風說了:「最喜歡大家了!謝謝!」團員們一一揮手敬禮向台下致意,最後一起站到舞台中間,由ケンケン帶頭,做了拍手封賀,結束今夜的演出。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